当前位置:白鲸出海 > 资讯 > 正文

Uber战略始终不变:烧钱抢夺市场份额 让竞争对手望而生畏

Annie Liu   

原标题:Uber战略始终不变:烧钱抢夺市场份额 让竞争对手望而生畏

车.jpg

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,尽管打车服务公司 Uber 更换了新的 CEO,但是它的发展战略却一直没变,那就是通过不断烧钱来抢夺市场份额。这种做法让竞争对手望而生畏。

一直以来,Uber 都是一家极力摧毁竞争对手的、极具进攻性的公司。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Uber 一直在重塑自己的形象。

自 2017 年 Uber 经历一系列丑闻,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-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遭到驱逐。而达拉-科斯罗萨西(Dara Khosrowshahi)则接替卡兰尼克,担任 Uber 的首席执行官。他确立了新的基调,承诺重建与司机、城市和监管机构的关系,并“做正确的事”。在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(IPO)之前,他谈到了要在公开市场承担“更大的责任”。

尽管语气发生了变化,但 Uber 的基本战略仍未改变:其 IPO 文件显示,尽管 Uber 每年仍在遭受数十亿美元的亏损,但该公司仍计划继续扩大支出,以赢得市场份额。

赢家通吃的市场

Uber 希望在 5 月初在纽约证交所上市时筹集 100 亿美元的资金,这将把它的作战资金增加到 160 亿美元,从而为其提供大量弹药,以更好地与竞争对手竞争。

这让人们想起了该公司创立时的口头禅:打车服务是一项具有强大网络效应的业务,是一种赢家通吃的市场。

“我们的战略是在每个市场创建最大的网络,以便我们能够拥有最大的交通出行网络效应,我们认为这将让我们在利润率方面获得优势。”Uber 在其提交的文件中表示。

Uber 周四发布的 IPO 招股说明书讲述了一个增速放缓的故事。由于竞争压力,它不得不给乘客补贴打车费和奖励司机。

Uber 表示,这些趋势将在短期内持续。“我们打算积极投资,即便增加短期成本也在所不惜,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所应对的市场机遇的长期价值。”Uber 表示。

科斯罗萨西告诉投资者,该公司不会急于实现盈利。未来几周,当 Uber 进行 IPO 路演时,他预计将坚持传递这一信息。这将呼应竞争对手 Lyft 传递的信息。当时,Lyft 高管在 IPO 前警告称,该公司将在未来几年内不会盈利。

车2.jpg

Uber 招股说明书显示营收增速放缓

在科斯罗萨西的领导下,Uber 强调扩大支出来发展新的业务,比如 Uber Eats 食品配送服务、货运卡车业务以及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滑板车共享服务。

罪魁祸首是竞争

但这份 IPO 文件提醒人们注意,Uber 的业务——及其亏损——还有多少是由其最初的业务驱动的。去年,它的打车服务收入为 92 亿美元,占总收入的 80%。

不过,该业务的增速正在放缓。该业务的营收在 2016 至 2017 年间几乎翻了一番,而在 2017 年至 2018 年间增长了 33%。去年下半年,核心打车服务调整后的收入(不包括支付给司机的一些奖金)趋于平稳。

罪魁祸首是竞争。Uber 与世界各地的竞争对手展开价格战,从美国市场的 Lyft 到印度的 Ola 和拉丁美洲的滴滴出行。

随着 DoorDash 等外卖公司筹集了大量风险资本进行扩张,Uber 较新的外卖服务也受到冲击。虽然 Uber 声称在“我们有业务的全世界主要市场上”,它都拥有大部分预订总额,但它也承认,它在各主要市场所占的份额“在 2018 年普遍下降”,因为它被迫与竞争对手竞相提供“高额补贴和折扣”。

“增长可能是好的,但这些低价格根本是不可持续的。”投资管理公司 Quilter Cheviot 的分析师本-巴林格(Ben Barringer)说,“Uber 目前估值的困难在于,它假设 Uber 已经从网络效应中获益,而这在未来可能会出现,也可能不会出现。有鉴于此,(1000 亿美元的估值目标)看起来过于激进。”

在 Lyft 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市场——美国,竞争成本尤其高昂。根据分析公司 Second Measure,Lyft 已设法占据了美国约 30% 的市场份额。

“Lyft 的商业模式显得更加专注,它主要针对美国打车服务市场,这使它能够从 Uber 那里抢走美国市场的份额。[第四季度]它的打车服务业务增长了 53%,而 Uber 仅增长了 37%。” PitchBook 公司的新兴科技分析师阿萨德-侯赛因(Asad Hussain)表示。

盈利问题

许多投资者和分析师预计,一旦两家打车服务公司上市,它们将停止大幅降价和向司机发放奖金。这将有助于为盈利铺平道路。

Uber 的 IPO 文件阐述了“核心平台贡献利润率”这个指标——这是衡量公司在扣除直接成本后从乘车和送餐中赚到多少钱的指标。这一指标不包括整个公司的研发费用以及一般和行政开支,目的是展示企业的基本经济状况。

英国经纪公司 Hargreaves Lansdown 的分析师莱思-哈拉夫(Laith Khalaf)表示:“就用户、收入和交易额的增长而言,你所看到的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业务。”

但他补充称,由于缺乏潜在的盈利能力,这仍是一种高风险押注。“与许多尚无盈利的科技公司一样,Uber 的业绩让整个分析工作变得更具投机性。”

从 2017 年末到 2018 年第三季度,Uber 的贡献利润率连续四个季度为正,达到 18% 的峰值。但在去年年底,该指数再次跌入负值,与 Lyft 再次降价不谋而合。

Uber 表示,“在短期内”,它的利润率仍将为负值,因为该公司花了大量资金来巩固它在打车服务市场上的地位,并扩大了 Eats 外卖服务。

“问题是,它最终会有什么结果?”哈拉夫先生说,“你真的受制于竞争环境,你的回报越遥远,投资者的不确定性就越大。”

Uber 在其提交的文件中表示,如果竞争对手不打价格战,那么它将“不需要在激励和促销方面投入那么大的资金”,从而“将战略转向短期盈利”。

2018 年底,Uber 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 64 亿美元。如果在 IPO 的融资额是这一数字的两倍,那么这将帮助 Uber 走出困境。相比之下,Lyft 在 IPO 中筹资了 23 亿美元,目前手头有 28 亿美元。

“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,你必须关注市场份额在哪里企稳。”亨廷顿私人银行(Huntington Private Bank)的股票研究主管兰迪-黑尔(Randy Hare)表示:“如果 Uber 能够将其市场份额保持在接近目前的水平,那么它的发展应该没问题。”


你的项目想被报道,点击这里。  市场活动及PR合作,点击这里


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

白鲸客服微信
微信公众账号